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虽然也有女保全,可云朵身上却没有那股凌厉的气势,而且云朵今天特意化了个美美的妆,看起来更像是文职人员。
    听说云朵是女保全后,后台入口处的几个人都有些不相信,其中一个还朝云朵伸了回手……
    后台入口处是进入后台的必经之路。但练习生什么的早在检票前就已经进入后台了。再一个后台通往舞台的是另一条路,云朵站在这里是别想在贺之亦上台前与贺之亦接触上了。
    不过云朵也没想要影响贺之亦发挥就是了。站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贺之亦那一组就上台表演了。
    小仙男嘛,别说又唱又跳了,他就是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都能吸引无数人的眼睛。
    舞台分了abc三块,公演是pk形势的,两组练习生分别站在a和c两块舞台,之后依旧表演,两组都结束表演了,再全都聚在中间的b舞台上,由着现场的观众投票打分。
    贺之亦那一组先表演,表演结束后就留在他们那边的舞台静静的看着另一组表演。
    只有买了门票进去的粉丝观众才能在检票口那里领到打分器...云朵看完贺之亦的表演后又遗憾不能给他打分了。
    等贺之亦表演完云朵就假装去洗手间,过了一会儿又从洗手间的方向跑回来小声的问后台入口处的保全里面有没有洗手间。
    外面排队的人太多了,她快憋不住了。
    到底是一起站了一个多小时的情份,加上也不算「外人」,那些人还真就将云朵放了进去。
    云朵进去后到是真的去了一趟里面的洗手间,之后就跑到了舞台和后台交接处那里等贺之亦。
    贺之亦所在的小组在pk中赢了,他本人的票数也很高,是两组的人气练习生。
    不过他本人对此并没有有多少想法。但当他视线落在云朵的那个超大个应援物上时,冷冷淡淡的神情终于出现了一抹异样。
    【云团云舒筑云台】
    若只是「云卷云舒」这四个字,那还不会让贺之亦变了神色。但变成了「云团云舒」那就不得不多看一眼,再之后就由不得贺之亦了。
    「云团云舒筑云台」七个字里竟包含了三个熟悉的名字。
    云团!云舒!云台!
    看到那七个字,贺之亦就知道云团团在这里,她真的在这里。
    因为成了这场pk的人气练习生,主持人还采访了一回贺之亦是什么心情。
    贺之亦想了想,竟然对着所有来看他的粉丝和直播前为他努力打投的粉丝们说了一句渣到人神共愤的话。
    “我之前说过,会参加这个节目是为了找人,找到人就会离开。很感谢你们的喜欢,趁着比赛还没结束换个人喜欢吧。”
    他是真的受够这种日子了。
    想要立时走到粉丝区,可又顾及会影响节目效果和其他努力出道的练习生们。于是贺之亦只得先记下粉丝区的位置,等下了舞台再想办法过去。
    一时贺之亦激动不已的跟着其他练习生走下舞台,正琢磨着怎么到粉丝区才不会引起骚动时,就听到身旁传来一声陌生又熟悉的呼唤。
    “贺之亦!”
    没错,就是贺之亦。
    熟悉的名字,陌生的声音。
    贺之亦猛的转头,身体快过大脑指令的看向声音来处。
    是她!真的是她!
    这会儿刚刚下舞台的和马上就要上台表演的人都在这里,云朵这一声呼唤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云朵看着朝自己快步走过来的贺之亦。虽然也激动,却还是理智的将名片大小的卡片递给了贺之亦,随后就朝后台出入口那里跑去。
    在这里跟贺之亦来个久别重逢什么的...她是半点都不想上热搜了。
    云朵给贺之亦的卡片是去做名片的时候,让人做的一张写满了她所有的通讯地址联系方式的小卡片。
    正反面都是印刷上去的字,最后出来了云朵还让人用塑封膜塑封了一下。
    本来是想自己写的,可自己写的字到底没办法像印刷出来的字那么小还那么工整。
    名字,手机号,微信号,企鹅号,邮箱地址,汽车的车牌号,荣阳府的地址以及她在杭州这边的地址。
    之所以连车牌号都写在上面,则是想着车牌号最短最好记。如果贺之亦没记住旁的而这张卡片还丢了,那也可以通过车牌号联系到她。
    再不济,还可以告她逃逸嘛。
    贺之亦本身就不喜欢乱乱轰轰的环境,他喜欢安安静静的环境,干干净净的地方,没什么不熟悉的人,甚至是没什么人的地方宅着。
    但他也知道想要找到云团团就必须走出去。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找到她,他甚至不知道云团团有没有来到这里。但想到云团团爱热闹又爱凑趣的性子,他便知道这是一个机会。
    如今他真的找到人了,那退赛就刻不容缓了。
    且不说他不擅长的唱跳,永远都是少年人一腔热血的宿舍和练习室,只说节目组的封闭式训练让他没办法第一时间联系到云团团,这个赛就必须退。
    好在贺之亦早就听云团团不止一次的说过经纪公司,娱乐圈内幕八卦,也因此当初报名后压根就没跟任何一家经纪公司签约。这会儿要退赛,也不用征求谁的意见。
    不过之前为了能够不在这种情况下莫名其妙的被淘汰掉或是减少曝光率,贺之亦还是耐着性子周旋在几家经纪公司里,一副你家条件不错,他家条件也挺好,犹豫不绝的态度。
    刚拿了人气练习生的选手不等公演结束就退赛,也是史无前例。当然了,进了一回后台就给公司打电话申请离职的云朵与贺之亦比起来,也不逞多让就是了。
    她还不是辞一份工,而是两份刚应聘的工作都辞了。
    因为云朵比任何人都了解贺之亦。找到人了,他再不会让自己受那个罪呢。
    回到临时休息区,跟公司里其他的前辈打了声招呼,又谢了一回之前带她进来的保全前辈以及看见她后又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主管。之后云朵将脖子上的工作人员牌牌留下,径直离开了休息区。
    云朵没往远走,离开会场后先将车开到公演会场后门处,之后便是一脸笃定的坐在车里等电话了。
    贺之亦拿到电话后,一定会第一时间联系她的。
    想到这里,云朵又随手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车。
    跟重度洁癖症患者过了一辈子的人忒知道那人有多「矫情」了。
    刚将车里的卫生收拾出来,一个陌生号码便打了进来。
    “你在哪儿?”
    “你在哪呢?”
    “我在后门这里。”
    “我去找你。”
    说完两人都没有挂断电话,好像内心深处仍旧有几分挂断电话就联系不上的慌张。
    见到人从后门出来,云朵便将车又往前开了开,同时还按了两下喇叭。
    贺之亦带了一顶鸭舌帽,不过脸上仍旧有着浓重的舞台妆。不用云朵说什么,贺之亦便坐到了副驾驶上。
    如骨如肉,唯有见之,方能心安。
    四目相对,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其实也不用说什么,只要彼此仍旧在一起,那便足也。
    压下激动,贺之亦让云朵往练习生们住的地方开。趁着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在公演这边,他先回去收拾行李。若是等到退赛的消息传出来了,再走怕是没那么方便了。
    到了地方,云朵仍旧在门口等。而贺之亦则小跑着回了宿舍,迅速将放在外面的一点随身物品都飞快的装到行李箱里。之后环视了一回住了个把月的宿舍,想了想又拿出纸笔写了一封便条算是交待他为什么退赛了。
    “我找到人了。”
    “祝诸君未来可期,不负韶华。”
    就挺敷衍的。
    贺之亦生活习惯好,个人物品一直都是整整齐齐的,这会儿离开也不用花太多时间收拾,进去出来连半个小时都没用上。
    贺之亦到达云朵的临时住处时,他退赛的消息也才将将传进那些粉丝耳中。等到记者和粉丝们得了消息过来堵人的时候,早就找不到贺之亦的踪迹了。
    什么找到人了,还为了粉丝留下来比赛,再无奈出道……呵,那就不是贺之亦能干出来的事。
    第226章
    云朵这里没有卸妆油,贺之亦将那张脸都洗到红肿了才将脸上的妆都洗干净。
    云朵趁贺之亦洗脸的时候将在空间里撒野的小猫和小猫的行李都从空间里拿出来,之后就躺在床上刷手机。
    “姐妹们,你们听说了吗?哥哥退赛了。”
    “呜呜呜,哥哥不是退赛,他是退圈了。”
    “他不要我们了。”
    “我以为我在他心里至少有那么一点点位置的。呜呜呜——”
    “我都没有去现场看过哥哥呢。”
    “姐妹,我跟你说贺宝本人不上镜,他好看着呢。”
    看到有人@特她,说什么黄牛害她没有看到哥哥最后一场演出什么的。
    “亏我还劝你以后有的是机会,哇哇哇,好伤心呀。”
    看着粉丝群里的小姑娘们在说着贺之亦退赛的事,云朵有些暗喜还有些小心虚。
    贺之亦洗完脸,又洗了个澡,将洗手间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这才走出来。
    云朵在离节目组比较远的地方租了一间公寓。不大,也就一室一厅一厨一卫。
    因刚刚贺之亦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去阳台。所以云朵便将猫砂盆和一些猫玩具,猫碗盆都放在了阳台上。
    好奇心重的猫科生物又在屋里屋外的巡视领地,看到贺之亦从洗手间出来还凑上去闻了闻。
    诶,是它家奴才的沐浴露味道呢。
    沐浴露,洗发水,洗面奶统统都是云朵的,贺之亦用的是毫无压力。
    好不容易找到人了,两人也没说什么话,就静静的靠在一起,感受彼此的呼吸和心跳。
    哪怕什么都不做,就这么靠着,都觉得无比安心。
    “我刚刚下单买了些菜。”云朵双手挂在贺之亦脖子上,“想吃你做的猫耳朵汤了。”
    贺之亦抱紧她,问:“都买了什么?”
    云朵直接拿过手机给贺之亦看她的跑腿订单。
    鸡蛋,西红杮,面粉,油,盐,葱……
    看罢,贺之亦不由笑道:“怎么买的这么全?”
    云朵得意的扬眉,“我先上网查了作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