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网上找到训练营的地址,云团团便发现这里管理的很严,对年轻女孩更是防贼似的。将车开得远些,云团团将下巴垫方向盘上...想要进去得换个思路了。
    贺之亦叫云之亦,云团团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真实姓名。不过她现在姓云,冒充一回贺之亦的亲姐姐好像也不是不可行。
    就在云团团一心一意想着怎么能够尽快联系上贺之亦的时候,远在宁远市的云光也交到了一个条件非常优秀的女朋友……
    这一章没改错别字……
    第224章
    不是云朵妄自菲薄看低了云光,而是云朵实在想不出条件那么好的女人会喜欢云光。
    云光身高173,体重也173(市斤),长相不算出众,只能算是中等相貌。也不知道是显老还是怎么回事,跟容貌姣好的云朵比起来,他更像是那个当老大的。
    云朵长的像她祖母,算是七分有余将将八分的小美女。而她祖母嘛...若是大清没完,也是正儿八经能参加选秀的蒙满贵女,靠姓氏和容貌都得封嫔封妃的容貌。
    以前云朵还想不明白,现在回忆幼时祖母与韩华间的那些事,云朵不禁会想韩华是不是将没报复到祖母身上的恨意都用在了她身上?
    云光依赖性特别重,他是那种非典型性的妈宝男。
    什么是非典型性的妈宝男呢?
    就是一切都要依赖家里,凡是都需要家里为他打点善后,而他自己呢,却总觉得自己样样都好,没有出人头地都是因为生不逢时,用为数不多的智商支撑他的自以为是,自我感觉良好。
    家务什么的一概不做,也不会做。衣服脏了就往那一丢,吃完饭就玩手机,因一直跟父母住那真真是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对了,云光还是那种非常虚荣,跟风的人。不管自己需不需要看到别人买了就一定要有的消费性子。
    因云朵要做网络客服,所以买了个笔记本电脑,云光瞧见了非要买,他自己还没有钱,便拿着信用卡去透支买。这不懂行的二百五直接让人坑了,买了个五千多块钱,配置什么的全都非常低的本子。
    钱是韩华给还的,可能也是这般,所以本子买回来就玩了一阵游戏,之后就嫌麻烦的丢到一旁了。
    过了两年,云朵又买了个平板。
    云光见了喜欢又想要,这一次直接被多管闲事的云朵拦了下来。
    总之就是无论是身高外貌还是性格能力都与时下女孩子喜欢的类型不相符。
    再过几年社会上会有一个词——普信男。
    如果普信男有个排名榜,云光就算不能高居榜首,也绝对会在那个榜上占有一席之地的。
    再说说那妹纸吧。
    云朵目测她身高至少有一米六七,体重应该在九十到一百斤间,容貌姣好,说话中听,知情知趣还会在来云家的时候帮韩华做饭。听说工作也很好,是通讯公司的客服,每天上下班就是接打各种电话。按韩华和云光跟云朵介绍的,应该是跟云朵的那份网络客服差不多。
    听说父母早逝,只有一个哥哥。会跟云光认识也是因为她前阵子下夜班,天天坐云光的出租车。
    她觉得云光就是哥哥口中那种能过日子的人,来了云家后又感受到了家庭温暖……
    姑且相信这姑娘的信息都是真的吧。那这姑娘又图云光什么呢?
    是她家供板上缺了个祖宗还是就喜欢妈宝普信男?
    在云朵的想法里,结婚是互相照顾,互相陪伴。而在韩华和云正秋的想法里云光结婚就是找个能照顾云光的人。这样的家庭温暖...别说什么爱情使人蒙蔽双眼,光是那姑娘表现说来的高情商就不可能是个心瞎眼瘸的。
    曾经云朵不止一次说过韩华这个想法不对,还说你也是有闺女的,你愿意让自己生的闺女去给人家做老妈子呀?
    当时...云朵那会还天真的以为自己多得亲妈偏爱疼宠。
    摇了摇头,云朵翻开手机找到她之前特意去派出所那边记下的民警联系电话。
    无论是云光还是韩华,甚至是其他人都没重要到让云朵错过贺之亦最近的公演。
    “喂?”
    “您好,请问是罗刚警官吗?”
    “我是。”罗刚一边看着电脑屏幕一边滑动鼠标,又一心三用的接电话,“请问你哪里?”
    “是这样的,我姓云。我家在xxx小区9号楼。我这边有个事想要麻烦您。”
    罗刚一听地址就是自己管辖的片区,脑子里想了好多片区工作,同时一边问云朵什么事,一边又打开电脑里关于xxx小区9号楼的居民信息找了出来。
    “是这样的,我有个弟弟叫云光……”
    云朵将年前她买了保险,受益人是云光,以及云光的个人情况和他找的这个女朋友的条件有多大差异都说了出来,“请您相信,我们这不是姑嫂不和,我本人对弟弟也没有什么控制欲,掌控欲。我也希望我弟弟能找个好妻子共度一生。但我们家的人吧,总是容易上当受骗。”
    听到电话另一头的姐姐怀疑弟弟的女朋友是骗子,罗刚多少有些啼笑皆非,不过还是认真的询问了一回云光的情况以及云朵为什么要买保险,受益人还只填了云光。
    “买保险是因为医保报销的不全面,我父母年纪大了,将来看病吃药的肯定免不了,多买一份保险也是保障。而且我听说有的医疗保险住院还给补助,住一天院就给一天的钱。至于受益人为什么填云光,”云朵顿了一下,随即说道:“他是儿子,给他不是应该的吗?”
    好家伙,只这么一句话就让罗刚将云家归列为重男轻女家庭里。
    没有任何证据,只是因为弟弟女朋友的条件太好就怀疑人家是骗子...罗刚也说不好这心态是不是有问题了。
    挂了电话,罗刚就叫上另一个同事去9号楼做走访。谨慎的没有一来就去云家,而是挨家挨户的问了一回长住人口和暂住临时什么的。
    那妹纸最近上夜班,偶尔会跟着云光回云家住,人就住在云朵的房间。不过罗刚去的不巧,云光和云光的那个对象都不在家,不过罗刚还是装模做样的要了一回全家人的姓名和联系方式。
    拿到那姑娘的姓名和手机号后,罗刚就离开了云家。
    原本是想要按名字搜一回的,不想公安系统里光是年纪相仿的同名同姓者就多到让人头皮发麻。罗刚拍了拍额头,又直接用手机号码查,这一查却又查出了些别的东西。
    手机号码要实名登记,但那姑娘的手机号码却不是她本人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
    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又怎么可能有四十多岁的身份证?
    更何况还是个男姓。
    但这也不代表人家姑娘就一定是骗子。但多少让罗刚生出了一些职业警觉性,此后对云家就多了几分注意。
    云朵自认做了她能做的,便将云家那些人和事全抛到了脑后。因没在各种粉丝群里弄到现场票后,云朵便花高价从黄牛那里买了张传说中离舞台最近的粉丝互动区门票。
    然而让云朵没想到的是前脚担心云光遇上了骗子,后脚她就被人骗了三千块钱。
    别说什么粉丝互动区的门票了,她手里那张票就是假的,拿着应援物排队检票,却被卡在了验票口。
    捂脸,她两辈子都没这么丢人了。
    因自己进不去,云朵又连忙将自己做的那个两排字的应援物改了改,将第二排约见的字撕掉后,又拜托贺之亦后援会的小姑娘帮她拿进去。
    那小姑娘是云团团在超话找的群,之后加了群后认识的。
    小姑娘也没想到云朵会被黄牛骗,还怪同情她的。
    一边问云朵要不要报警,一边又劝云朵以后还有机会,不要太难过什么的。
    云朵点头,只拜托小姑娘将自己的应援物拿进去,之后便朝演播厅的后门跑去。
    幸好她做了两手准备,不然就真的进不去了。
    云朵最开始的想法是冒充贺之亦的亲人。但又担心前脚冒充了,后脚她的相片就满网飞了。不想让云光和以前的朋友们知道这些事的云朵便只能先打消这个想法。
    她知道一些公演都会请保全公司的人。于是提前打听了一回这个节目组跟哪家保全公司合作了。
    其实并不难打听,只看那些带着耳麦的保全人员身上制服的明显标识,然后上网搜一下就知道是哪家公司。
    之后云朵拿着身份证和去派出所开的无罪证明去应聘保全就可以。
    你问人家招不招聘?
    只要钱给到位了,总有请假离职的。
    做云团团那会儿,她跟汪泰学过身手,加上那身怪力气还在,云朵想要应聘女保全并非难事。
    不过新入职的员工有入职培训,不可能直接将人领到公演那边。今儿云团团特意请了一天假,原本是准备拿着黄牛票进去看公演的。现在...只能刷脸卡了。
    前两天云朵做东请了不少人去吃饭,名义是庆祝她入职。这种应酬对于云朵来说驾轻就熟,吃完还叫了车将人都安全送回去。
    这会儿走正门进不去,那就换上保全公司的工作制服让熟人出来接她一下好了。
    放个公司的后辈进来对于保全公司的人来说不是什么为难的事。尤其是今天这种公演现场,本就人来人往的,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而且不说云朵现在也是「内部人」了,就算只是普通的粉丝,不少保全公司的人偶尔也会私下里收钱将他们带进去。
    其实除了保全,云朵还私下里找了会场的保洁和工程组…可惜现在疯狂粉丝和私生粉都太多了,那两个部门见云朵年纪轻轻的都不敢冒险。最稳妥的也就是外包出去的保全公司还能有些操作性。
    哦,云朵还应聘了一家食品公司的业务员,没有底薪全靠业绩的那种。名片什么的都已经印好了,这边要是还没办法跟贺之亦接上头,云朵就会想办法成为练习生食堂的供应商代表……
    第225章
    云朵穿着保全公司的制服顺利进了公演现场,之后又装模做样的跟同事在现场巡了一回逻。最后才去他们公司的临时休息区。
    公演会场这边有自己的保全人员,他们的保全人员负责检票口,前后门和后台入口处的安全保障工作,外雇的保全人员则负责维持现场秩序等等工作。
    像是保全人员带人进会场这种事,只要不是明显的让人没办法忽视,他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云朵也是知道这种情况,这才换上保全公司的制服不给人添麻烦。
    今天的公演就有四个小时,现场提前两小时放人,算上公演结束他们这边至少要忙七八个小时。也因此保全公司这边的人先成两波,一波执岗,一波休息。
    进了休息室,有认识的人也有不认识的,大家互相打了个招呼后,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起来。
    听说云朵被黄牛贩子给骗了,就说云朵当初就不应该跟黄牛买什么现场票。
    下午六点,节目组这边安排了盒饭,可能是觉得保全这边都是大小伙子,食量大所以还多给了十来盒。
    云朵也跟着蹭了顿饭,饭毕还问了一回公司今天来了多少保全,不光按人头点了饮料,还买了不少耐饿的点心。给这些保全人员的感觉就是云朵这妹纸还挺会来事的。
    等云朵去后门取外卖的时候,她脖子上已经挂了工作人员的牌子。
    取了外卖回来,云朵又跟着公司的老人去巡视了一回现场。可能是云朵故意将头发盘起来了,所以路过之前有过交集的小粉丝时,那人并没有认出云朵来。
    只见她紧张的拿着两个云朵形状应援物,一边跟左右的人说她的一个小姐妹遇上了黄牛骗子,一边又说什么这个黄牛的联系方式就是她们群里人提供的。
    “也不知道她报没报警?”
    还没,准备等今天晚上公演结束了再去报个警。
    云朵故意几次都从后台出入口那里路过,还每次路过的时候都会跟那里的保全人员点头示意。
    一边是会场的保全,一边是外雇的保全。尤其是云朵还是个妹纸的时候,并不会引起旁人的防范。
    等到公演开始了,云朵就直接站到了后台入口处。会场保全问云朵怎么站在这。
    云朵眉眼弯弯的说道:“主管让我找个人少的地方呆着。”
    闻言,到没人再问她这个话题了。不过却又问了许多云朵在保全公司做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