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过两天得让这猫先「走丢」,不然没办法带它走。
    云朵没管韩华是怎么拒绝借钱的,仍是每天以上班的理由出门去公寓做事或是去驾校那边。
    科一很顺利就考下来了,科二练车的时候也难不倒云朵,上满了课时就参加了考试。
    科三练车前,云朵又去了一趟荣阳府。
    因云朵这边的房子只是简单的装修,所以半个多月的时间就装好了。过去验收付尾款,最后又将新买的防盗门换了。
    因都用了最好的材料,甲醛什么的都不必担心。等装修彻底结束,云朵才将空间里的家具家电都挪出来。
    躺在大床上,云朵才有了一种微微放松的状态。
    在荣阳府呆了两天,云朵就回去科三练车了。
    科三练车要练足一定时间和公里数,云朵选的是上午练车,总之是在十二月,一月,二月……一直到二月初云朵才拿下驾驶证。
    而那会儿也离过年没几天了。
    从同事发的朋友圈里知道今年单位发了什么福利后,云朵又去超市采购了一份差不多的带回家。
    过了一个不咸不淡的年,二月十五那日,云朵就带着两个行李箱离开了家。
    是云光开出租车送云朵去的火车站。
    到了火车站云光先帮云朵将行李从后备箱里拿出来,笑嘻嘻的问云朵她啥时候开工资。
    云朵:“总要四月吧。”
    云朵给了这么一个大概的日子,又仔细看了一眼云光,让他好好工作,别跟不三不四的人接触,也不要别人说什么都相信。骗子不是陌生人,陌生人也未必能骗得到你。
    云光不以为然的点头,说了一句这里不让停车便开着车走了。
    云朵笑着目送云光离开,笑容中满是凉薄和期待……
    第223章
    云朵用手机号了一辆网约车去了她的新家。到了新家,云朵就将在空间里的小猫放了出来。
    猫砂,猫粮都是早就买好的。大部分是在网上买了邮寄到商场公寓那边。这会儿将小猫放出来,又将猫砂和猫粮分别放在洗手间和客厅一角,云朵又拿了些猫玩具随手放在客厅里,便收拾她带来的那些行李了。
    之前没住人,云朵就将这边的电闸拉了下来,刚刚在火车上就用手机买了些食材,冰箱运行三个小时候后再去取食材就可以了。
    空间里有不少东西,吃的用的都齐全。云朵买的也只是一些速冻食品和一些被贺之亦嫌弃的「垃圾食品」。
    下午,韩华下班回家的时间云朵便接到了韩华的视频电话。云朵没接视频,只发了语音。
    跟人合租,不方便接视频。
    问了一回路上的情况和住宿环境,韩华又叮嘱了几句安全问题便向完事例行公事一般的挂了电话。
    接了这么一通语音电话,云朵的心情又微微有些不太好。原本想要出去吃的,也变成了叫外卖。
    在碳烧牛蛙店点了一个牛蛙套餐,又跑到朝鲜冷面馆点了一份冷面,想了想,又在炸串店里买了些炸串,这才放下手机去衣帽间换衣裳。
    换了一身半新不旧的居家服,又拿出平板准备先搜部影视剧准备一回吃饭的时候看。
    小猫在屋里探险,最后趴在落地窗前往外看,有风带着树枝上的几片枯叶来回飘荡时,那小脑袋也跟着左右摇摆。
    屋里有云朵的气息,玩具有新有旧,也能玩到它自己的气息。加上小猫天生胆子大,哪怕换了新环境也没丁点害怕。安静一会儿,就又到处乱窜。过一会又用小爪子扒拉一个剑麻球满屋的跑。
    见云朵开了个榴莲还凑过来闻了闻,她倒是不嫌味重,还吃了一点点。不过云朵可不敢喂它太多,只让它尝了个味道就拿了个激光球将小猫晃到一边玩去了。
    甜食确实能让人的心情转好,至少吃了一大块榴莲后,云朵的心情就又恢复到了接韩华电话前。过了一会儿外卖陆续到了,小猫闻着味又跑了过来。
    都是调味料很重的东西,云朵没喂它,而是给它开了个罐头。
    点了太多的东西,牛蛙锅只吃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被云朵分成两份冻到了冰箱里。
    连续吃两顿肯定会腻,但隔上几天再吃就不会了。所以云朵点外卖或是去外面吃饭,只要剩的下顿热热还能吃就会将它们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放在冰柜里。
    嘿嘿,不会做饭的人就比会做饭的人会过日子。
    ←_←
    云光是个啃老,啃姐,心思还特别浅显的人。他不像云朵从小就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像是买保险他还是受益人这种事...他就不会不跟人说。
    他最喜欢,也最擅长的事就是交浅言深,轻信他人。
    云光原本交的那些朋友,在云朵看来就有些个不务正业。怎么说呢,就感觉没一个有正事的。云朵极反感云光跟他们接触,可云光却总不以为意,甚至是不愿意听云朵的。云朵跟韩华和云正秋也说过那些人,可这两人一个就跟云满仓一样,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出头。一个则是用一种管也不听,不想管的样子应付云朵。
    云朵在网上买了几个微型摄像头,分别装在了客厅,门口,走廊,厨房和她的房间。
    韩华上午不在家,云朵有的时间装它们。装完还连了网,试了一回效果。
    很好,不光画面清晰,还能听到声音。最重要的是联上网后,还可以自动储存网盘。
    如果云光守住了本心,那他就是保险受益人。若是他没守住本心,牢里有的是免费饭给他吃。
    至于会不会造成伤亡的局面...以前一家三口都将心眼子用在她身上。但在保险受益人的事情出来后,云朵相信韩华和云正秋肯定会下意识防范云光的。
    虽然笃定不已,但云朵还是通过电视的订阅功能将一个骗保的电视剧调到了台前。除此之外还找了一个相关的法制节目……
    二月,云朵除了出门吃饭就是留在家里做做网络客服。三月,天渐渐暖和起来了,云朵见小区的地下车|库有车位出售,又买了个车位回来。
    买了车位,云朵便去瞧了一回车。
    如今的代步车有很多平价车,性价比都很不错。云朵她手里没那么多钱,朝着心里价位去挑车,就买一辆长城去年出厂的m4。
    小suv的造型,价钱不贵,看起来也挺紧凑实用。买车花了两个小时,买车饰却花了三四天。
    三月,云朵给云光打电话,告诉他同学的公司倒闭了,人也跑了,但她现在还不准备回宁远市。
    “这事别跟爸妈说,你知道就好。”
    云光虽然觉得这事很闹心,却也「懂事」的没再开口从云朵借钱。
    四月,云朵仍旧在找工作。
    五月,云朵回了宁远市,一边回单位办离职,一边将自己的保险关系挂靠在劳务派遣公司。之后又悄悄告诉云光她联系了一回准备去南边发展。这一走,搞不好要过年的时候才能回来。
    跟云光说了「实话」后,云朵又跟韩华他们说公司都挺好的,没有任何问题。
    这次离开宁远市,也是是因为云朵没拎什么行李,也许是云光「工作认真」。所以是云朵自己坐地铁去的火车站。
    回到荣阳府,云朵将家里的冰箱整个挪到空间里,之后又将猫崽的东西一半放在空间里,一半放在车里。之后便开着车往南边去了。
    一个行李箱放在后备箱里,后座买了充气的床垫整个垫了起来。小猫或是呆在副驾驶座上或是跑到后面去睡觉,猫砂盆则放在了副驾驶的脚垫上。
    云朵的第一站是河南的少林寺。
    在「云团团」的那个时空,那一整片山头和山上的寺院都是老云家的,每年收到的分红和房租不知多少。
    一路到了长沙,云团团还在想着晚上住哪时,就被路两边的海报吸引住了全部注意力。
    不知道这附近是不是举办了什么活动,这会儿不少人都在打扫活动现场。
    不少穿着英格风格制服的漂亮男孩的海报被摆在路边,而其中一幅海报上赫然就是年轻时的贺之亦。
    真的好像呀。
    云团团痴痴的望着那幅海报,连交警过来了都没发现。
    以最快的速度停好车,云团团一颗心狂跳不已的拿出手机,用连自己都不曾发现的期待和忐忑心情在手机的搜索栏里输入「云之亦」这三个字。
    会是他吗?会是吗?
    他还记得自己吗?
    他还有曾经的记忆吗?
    不对不对,怎么可能是他呢。
    他那么一个喜欢安静,讨厌人多,不喜社交,不喜被人注意到的人怎么可能会参加这种选秀活动。
    一边期待,一边反驳,一边盼着是那个人,一边又怕是那个人。
    然而云团团不得不承认的是她最怕的还是……是他,又不是他。
    如果是他却是一个不记得她的云之亦,那就不是她唤了一辈子的...贺之亦。
    满心的忐忑不安在网页搜出不少关于云之亦的新闻后一点一点的消失了。
    “请问你为什么要来参加这档节目?”
    “我想要找个人。”画面中的青年不是很习惯的看了一眼举到面前的话筒,但声音却稳稳的说道:“她要是在这里,就一定会看这档节目。”
    云团团眼角微微湿润,在这一条新闻结束后又连忙点开下一条。
    她看到了用七彩祥云公司标识做的应援物,看到了他说活动结束后他在舒宝出生的地方等她。
    放下手机,云团团将脸埋在方向盘上,想哭又想笑。
    那样性子的人,为了找她竟然还能想到这种办法。也不知道他参加这个选秀节目吃了多少苦,又受了多少气。
    平复了一回激动情绪,云团团又再度拿起手机查看这档选秀节目的信息。
    选秀节目是去年十二月份开始报名,gg招商的。云团团去荣阳府在火车站候车室看到的大屏幕就是招商gg。
    先录制了两期,之后便以直播的形式边播边录。节目是在2月24日元宵节那天播的第一期。因是在某个网络app上播放,云朵没有那个app的会员,手机上也没下载那个app,就那么生生错过了。
    此时距离比赛结束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云团团便想着能不能提前联系到贺之亦。
    这么想的时候,云团团连忙下载app,充值办会员,之后找到贺之亦和其他学员一块学唱跳的pk舞台。
    别说,四肢还挺协调,歌唱得也没跑调,就是四平八稳听不出半点情绪。
    看了一会儿视频,云团团便退出app去微博上找贺之亦的微博和超话。
    不管练习生出不出道,都能算半个艺人,艺人一般都有粉丝和后援会,只要找到组织就总有办法联系上贺之亦。
    比赛期间练习生不能看手机,不能离开训练营,云朵琢磨了一回便决定三管齐下。
    她原本想去营业厅将上辈子用了几十年的手机号找回来,后来想了一回她发现贺之亦未必记得她的手机号这才作罢。
    自从手机通讯录可以记录人名后,来电显示都是人名而不是手机号,别说贺之亦不记得她的了,就是她也不记得别人的。
    先在网上定制了一个超大的云朵形状的灯牌。上面一行打上「云团云舒筑云台」七个字,下一行刚想打上「长沙老地方」,又想到下一次舞台应该是在杭州,又连忙改成「杭州老地方」。
    将灯牌都交给网店制作后,云朵又去搜门票。发现现场门票早就卖光了,云朵又去超市里各种加群和发话,想要掏换一张门票。甚至是不惜找了回黄牛,准备重金购票。
    忙完这些,云朵也没在长沙逗留,直接转道去了杭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