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朝寒 作者:阿濑

    10

    “喂,等会你真的要站在国旗台下念检讨啊?”季晗身长脖子,探头想要看看他手上的检讨内容。

    “那当然啦,谁叫我是乖乖仔啊!”林江北吊儿郎当地合上那几页纸,目光戏谑,“听说你把周淮安给你表白的奶茶扔垃圾桶里了?”

    季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眼睛月牙似的弯弯,闪着点点星光,“真是对不住他了,谁让我不喜欢呢!”

    林江北起了兴趣,没骨头似的靠在墙上,手上还掐着一只烟,“周淮安那小子竟然对你动了心思,你怎么招他了?”

    季晗探手,无奈地看他:“谁知道呢?估计那蠢货看上我的脸了,谁让我好看呢!”

    林江北不说话,任由烟灰蒂掉落,他与周淮安不合已久,好几次想动手收拾,偏偏那小子学习好,长着一张乖乖仔的模样,没少让他吃了暗亏,季晗的脾气他了解,要是没意思的话就不会留一点余地。

    看来这几天不止外面下雨,某人的内心估计还是风雨交加吧!

    他抽了口烟  缓缓吐出灰蓝色的烟圈,眼角微挑,挂着讽刺的笑,他用胳膊肘顶了顶季晗,示意她往下看,“瞧,说曹c曹c就到!”

    周淮安铁青着脸在下面死死瞪着他俩,像抓奸似的丈夫,几乎下一秒就要冲上来暴打他们。

    季晗轻哼,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倨傲,她拒绝周淮安的一大原因就是这人很假。

    明明很讨厌林江北,却每天还要做出一副关爱同学的样子,“不小心”“不经意”地惹怒他,引来大家的不满,老师的指责,在家长面前更是做足了秀,什么乖学生好班长,真是恶心死了,真以为所有人眼睛都瞎了喜欢他吗?

    她不过是拒绝了他的表白,就敢在外面四处宣扬说她季晗沾花惹草和人玩暧昧?

    他周淮安也配?

    “阿北,你说我要倒桶水下去会怎样?”季晗盯着楼下的少年,嘴里轻轻吐出几个字:“我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了呢!”

    林江北睨了她一眼,忽然笑得有些恶劣,掐了烟,从靠着厕所的楼梯口拎了一桶w水,上面还漂着头发丝和一些乱七八糟的纸屑。

    “就这桶吧?人周公子爱干净,弄脏了可是会生气的啊!”

    “恩,有道理,喂——周淮安!你站着别动,我有东西要给你!”季晗往下喊了声,引来了不少人。

    楼下的少年脸色微微好转,颇有些得意地看了眼旁边的好友。

    瞧,季晗其实对他还是有点意思的吧,刚才说不定是拿林江北那垃圾来气他——

    “哗!”一桶w水从天而降,伴着季晗的笑声和林江北幸灾乐祸的喊声:“周公子,这都下雨了,你咋还不躲躲嘞?”

    木制的办公桌猛地拍响!赵菲菲硬着脸,在二人周边转啊转,y冷的视线让季晗感到很不舒服,她挺了挺脊背,微微靠向林江北。

    别怕!林江北无声地对她说,还冲着她扬了扬眉毛。

    “我说……两位同学,我记得上周逃课我才叫了家长吧!现在又恶意泼水伤同学——你们想做爱0f吗?”赵菲菲气红了脸,要不是校长顾着他们的家庭,这样的学生早就该开了!

    “有您压着我们,哪敢造次啊,随便扣个罪名b天还高,b海还深,b世界还大!”虽然多年教养不允许她翻白眼,但季晗自认为实在做不到,抬着纤细的手,漫不经心地抠着指甲。

    “我哪敢啊,你们二位声娇t贵,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做老师的哪敢得罪你们啊。”赵菲菲更是阴阳怪气地冲着他们笑,眼睛扫视着每一个细节。

    林江北微微上前靠右,恰好挡去了季晗的脸和身子,“既然不敢得罪,那我们可出去了,别到时候又和家长说我俩不尊重你,给你使y招,哪敢呢,要做也轮不到我们呐!”

    “你们敢!你们今天要敢出这个门,我就开了你们,说到做到!”

    “哼,那你倒是开啊,别到时候苦巴巴地让校长先生求爷爷告奶奶的打电话,‘喂,是季晗同学的家长吗?学校最近要建教课楼啊……’啧啧啧,很丢脸诶,我们季家虽然不在乎这些钱,但也不是平白喂狗的!我保证,你要是今天拿出退学通知,我们季家马上让人把捐的什么教课楼图书室全拆了,倒亏也不便宜你们!”季晗摸出手机,大有鱼死网破的架势。

    一旁的林江北幽幽插话道:“我们林家自然是没出什么大楼的,不过学校那些仪器什么的……呵呵呵,冒昧问一下,什么时候给通知?我好打电话让家里过来,毕竟学校的仪器那么多,不好拆啊!”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他们两个年纪加起来还没赵菲菲大,这点道理难道还要他们教?

    可笑。

    一旁的老师赶紧道:“赵老师和你们玩笑的,怎么会开除你们啊,不过这次是你们倒w水泼周淮安同学不错吧?”ρo①8м.ひíρ(po18m.vip)

    1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